打开微信扫一扫

2020年,毫无疑问高铁新城要C位出道

来源:嘉论房产网  2020-01-14 16:58:59            
  2020年,C位出道的莫过高铁新城。   高铁新城是什么,那是城市之外再造新城。

  2020年,C位出道的莫过高铁新城。

  高铁新城是什么,那是城市之外再造新城。

  这是嘉兴从撤地建市以来罕见的造城大手笔。有别于南湖新区和秀洲新区作为城市副中心分担城市功能来建城,高铁新城从目的和定位上就不同,这是一个一出生就自带高度的规划新城。

  从官方定位上看,高铁新城对照的是现有建成区。现有建成区打造以南湖为核心的文化中心,主要走民生为先、文旅融合、功能提升、环境美化的有机更新之路。而高铁新城,打造以高铁南站为核心的创新商务中心,主要构建城市未来增长极。

  在长江三角洲区域发展一体化的国家战略和要求下,高铁新城无疑是嘉兴重点要打的一张牌。

  此高铁新城非彼高铁新城。

  早些年,高铁刚刚兴起的时候,不少城市都有过要搞高铁新城的想法。那时候高铁经济方兴未艾,正是炒风口的时候,不过时间证明,大部分都是搞个噱头,形势不对也就不了了之了。

  今天嘉兴的高铁新城,即是顺应时代的需要,也是城市自身发展到达一定阶段后需要寻求新的发展点的需要。高铁南站片区是嘉兴落实国家战略,实施“12410”首位战略的重要承载地。

  嘉兴城市发展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撤地建市后,从环城以内向主城发展的阶段。第二个阶段则是确立南湖新区和秀洲新区两个副中心两翼发展的新世纪初阶段。第三阶段则是在两个新区几近成型后开始向多板块细分化发展的阶段。这个阶段,城南姚家荡、科技城、秀湖等新兴板块开始崭露头角。

  而第三阶段中,国际商务区无疑是个很重要的角色。国际商务区是嘉兴迄今为止单板块中开发面积最大的一个板块。也由于版图太大,基础匮乏,开发又分散,从这个区诞生后,一直在边缘和主流之间游离。某一段时间高亮后,又沉寂下去。

  主要的原因是,开发的能级不够、资源欠缺,缺少一个开发的顶层设计。规划一变再变,引进的资源良莠不齐,这就是上面的原因导致的。在头十年,国际商务区找不准自己的方向和定位。

  直到东风具备,火候终于到了。这个东风有两个,一个是外部因素和大局观,长三角一体化、嘉兴接轨上海等风口渐渐形成。一个是内部肌理渐进到了可以发挥的时候。

  由于嘉兴确立了“东进西拓,北控南移”的城市开发策略,东西开发迅速,而南部开发相对滞后。而现在东虽可为,西基本到头,南部开发的机会来了。但粗略的分,广袤的南部空间可以分成国际商务区、城南、科技城南等多个板块,就算是国际商务区,由于中央公园的分割,也可以细分成不同的板块。这些并立的板块需要有一个强而有力的龙头。

  再回到国际商务区的开发,刚设立这个概念到纺工路沿线的开发,可以视作先锋时期。这个时期何尝没有借高铁南站再造新城的想法。但那个时候,人们统一的认知是远。纵线的布子尝试并不成功,这个远,不单是距离上的,还有心理认同上的。

  但是今天你回过去再看看,国际商务区还远吗?中环南路已经成为黄金大动脉,由拳路两旁基本被填地差不多了,整个城市南片开发已经进入了长水路时代。而像金融广场板块,去年出让的经开2019-21号已经很接近三环南路了。庆丰路从长水路到高铁南站仅有3公里多一点。今天恐怕不会有人会再说国际商务区远了。

  城市的纵深基础已经具备,换言之,城市和高铁新城的衔接已经达到条件。

  而高铁新城规划的出炉,也从实际层面解决了整个南片各自为战无法统一的局面。我们可以再来回顾下高铁新城的规划范围,对比最早的公布的范围,此次规划出炉,我们可以感受到高铁新城规划范围进行了略微的调整。此一次,长水路以南,沪杭铁路以东,凤余支线以西的广大片区都划进去了高铁新城的规划中。南部板块除了姚家荡新区,基本都被统合进去了。(个人以为,不如再做下调整,将姚家荡新区也统合进去,这样整个南片就形成一个稳固的大局)

  高铁新城的开发,注定是嘉兴城市开发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这里我们不妨大胆的说,21世纪的20年代,高铁新城将是嘉兴城市发展的最大风口,而2020年,是高铁新城C位出道的元年。

  简单再来看看高铁新城规划的一些细节。

  那么谁会在这个伟大的征程中撅起第一桶金呢,当然是提前入局的人。从这个角度说,过去因为考虑房价因素而选择“偏远地带”的人们,在未来会迎来红利的释放。当然现在或是未来几年要进行开发的项目,也都坐上了一趟去往未来的快车。

  谁会成为第一批获取高铁新城开发带来红利的受益者,哪个板块会是高铁新城的明日之子,我们在后面的文章中会继续揭晓。当然你也可以来2020年嘉兴石榴花·迎春惠民生活博览会,现场获取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