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

落户限制要求全面放开 嘉兴会否降低门槛?有轨电车等重大工程本周六集中开工!

来源:嘉论房产网  2019-12-26 17:22:49            

  就在昨天,不少人忙着过圣诞的时候,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

  其中核心一点讲到了降低落户门槛。

  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完善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积分落户政策,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会保险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常住人口享有与户籍人口同等的教育、就业创业、社会保险、医疗卫生、住房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

  开放落户,不是突然为之。

  早在2018年3月的时候,发改委就发文,要求中小城市和建制镇全面放开落户限制。而在今年的4月,发改委又印发了《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将放松落户作为一项重点任务进行推进。

  不过这一次并非简单的政策重申,这从发布主体上也能看出。此次印发文件的主体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较发改委级别更高。另外侧重点也有所不同。发改委的文件侧重于“城镇化建设”,目的在于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而此次的文件目标在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流动”,以期达到激活社会活力、形成更畅通的流动空间的目的。

  站的更高、目标宏大,这也是未来国家宏观大局中的一个重要方面,简单来说就是优化人口和社会资源的分配,除了促使劳动力进城外,还要让人才去更应该去的地方,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但这首要面临的就是一个户籍问题。在我国,户籍制度是制约人口流动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份文件一上来就切中要害,要求从落户上进行打破。

  其中对落户按照常住人口的规模分成了三档,分别是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300万至500万,500万以上

  这里有两个关键的限定词,一个是城区,一个是常住人口,和过去城市人口和户籍人口概念是不同的。

  按照城区常住人口划分的等级标准来看,

  城区常住人口超过1000万的是超大城市,

  500万-1000万之间的属于特大城市,

  300万-500万的属于I型大城市,

  100万-300万之间属于II型大城市,

  低于100万的则属于中小城市。

  以后对于几线城市的叫法应该会从官方口径中消失,未来的城市等级划分标准大抵以此为准。

  按照文件的精神,除了超大和特大城市外,未来其他城市落户将完全打开或者放宽。从表象上,这些城市都会获得利好。人口嘛,21世纪最宝贵的资源。目前我国有将近2.44亿的流动人口。

  别看数量级大,但架不住中国城市多,每个城市都来分一点,能分到的其实也不多。但现实是不会平均分配的。谁有能力谁就可以吸引到更多的人口,从而在新一轮的城市竞争中胜出。

  从去年到今年,有越来越多城市加入到人口或者以人才为名的人口争夺中。像西安,直接在火车站等地方直接拉人,河北石家庄甚至直接“零门槛”落户。抢人大战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烧钱”,特别是人才争夺战,完全就是硬碰硬,同级别城市,就看谁能开出的筹码更吸引人。

  但是低级别的城市,都开放落户,难道就一定能吸引到人口了吗?恐怕不是的。实际上目前的中国城市发展,越来越聚集化。大愈大,小愈小。人口的总体流动趋势是,西部流向东部,北部流向中、南部。

  如果东部和南部的一些城市,真的完全打开了落户的口子,吸引力是不是更大点。这注定是一场不会均衡的人口流动。能够获益的城市也是有限的。

  哪些真的有可能获益的城市。

  北上广深四个超大城市,由于都有限制发展的条条框框,加上人口基数上本来就大,很难再有更大的人口数量的变化。

  深圳可能是其中的一个特例。去年深圳人口净增了近50万人。由于政策和光环的加持,以及特殊的需要,深圳在未来几年可能会一直保持这种人口的高增长。

  特大城市和I型大城市,本身不是有省府、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的光环,就是经济大市,有钱有资源,有天然的优势。

  II型大城市因人而异。机会最少的还是中小城市,不是能级弱,就是资源少。

  其中有一个特例就是环一线城市,换这里的说法就是环超大城市的城市。前面也讲过,北上广基本都是限制开发,特别在人口层面上,各自设立了人口红线。加上公共资源紧张,放开人口落户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北上广的资源和机遇是无可复制的。即使不能轻易落户,依然会吸引到无数的人前往。这些人部分可能就会分流到一线城市的周围。以上海为例,过去这几年,像昆山就是类似的例子,获得了不少从上海转移过来的人口、产业。

  嘉兴比较尴尬。

  仔细看全国II型大城市,并没有见到嘉兴的身影。也即嘉兴城区常住人口连100万都没有突破。(该数据是2017年数据,不过即使今年,数据上变化也不会太大)

  由于嘉兴本身客观存在的一些原因,导致本级小,人口总量也不高。这就带来很多很现实的问题。比如大家心心念念的轨道交通。

  如何评价一个现代化城市的吸引力,可能轨道交通会占很多的直观印象分。但在我国,修建轨道交通是有门槛的。按照最新的标准,修建地铁需要城市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应在300亿元以上,地区生产总值在3000亿元以上,市区常住人口在300万人以上。轻轨的标准是城市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应在150亿元以上,地区生产总值在1500亿元以上,市区常住人口在150万人以上。这两个门槛,嘉兴都是在人口上不达标。

  这也是为什么退而求其次选择有轨电车的原因,非是不愿,实在是臣妾做不到啊。

  没有足够基数的人口,做什么都是束手束脚的。

  但嘉兴同时又是长三角区域中,人口增速排在前面的几个城市之一。2018年,嘉兴常住人口472.60万人,与2017年相比新增7.0万人。在浙江省仅次于杭州和宁波,位列第三。

  虽然增长快,但是这是大市范围的,一平均下,本级的增量也不算特别多。

  在吸引人口方面,嘉兴城市的基本面还不错,但是在落户政策方面,可能就不太友好了。去年试行的落户新政,落户需要连续参加本市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达到5年。(本省户籍满5年的人员,可以不受上述条件限制)这个门槛不可谓不高,在本次中办、国办的文件下,会否促使嘉兴落户放低门槛,我们拭目以待。

  落户门槛低的城市,抢人是猛了,但可能花头精多。

  去年西安狂吸人,3个月就创下了21万人引入的骄人战绩。但是后面却暴露了一个重大问题:新落户不满三年的子女没法参加西安的高考。这就不很要命了吗,简直毫无诚意。

  所以在越来越多放宽落户的城市里,一定要有所甄别。要考察这个城市的基本面,最重要的是城市的运营者是否在产业、公共资源的配套方面有长足的进展。

  别的不说,嘉兴至少在这方面做出了有目共睹的成绩。从去年以来嘉兴掀起了一轮老城改造的浪潮,此外,几个重大的城建项目陆续落地,对城市未来形象的建设有着积极意义,比如快速路环线的建设。

  最近,在城建方面也频频传来好消息。据悉,本周六上午,事关嘉兴未来发展的三大交通工程——嘉兴市有轨电车、火车站枢纽、沪嘉城际铁路先行工程即将集中开工。

  最近,有轨电车的车站设计、人行通道、换乘枢纽的效果图出炉。

  为了让市民能够更加安全、便捷、舒适地乘车,嘉兴市有轨电车依据不同路段的道路情况、客流需求和工程建设条件等因素,因地制宜选用了岛式站、对称侧式站和分离侧式站3种车站形式。

  对于布设在道路交叉口附近的车站,乘客可以通过路口人行横道步行到车站,有轨电车、社会车辆和行人受道路交叉口信号灯协调控制,能够有效保障行人安全。

  同时,计划在南湖湖滨站、嘉兴一中站等车站建造人行天桥,计划在瓶山站、禾兴路站配套建造人行地道,使车站与市政便民设施充分结合,市民乘客同样可以安全便捷前往车站。

  嘉兴火车站还在正常发送旅客,预计一个多月后封站施工,之后要改造18个月

  2020年春运期间(即2020年1月10日一直到2020年2月18日),嘉兴火车站将保持正常接发旅客,市民旅客乘车不受影响。

  根据目前的信息,沪嘉城际轨道(浙江段)项目以嘉兴南站北广场百川路为起点,途经嘉兴经开区(国际商务区)、南湖区、嘉善县,在金山区枫泾镇进入上海。

  嘉兴境内长度35.6公里(其中市区段19.9公里,嘉善段15.7公里),以高架敷设方式为主,设8个站,平均站间距5公里左右,采用时速160公里的市域铁路制式。

  城际轨道建成后,乘车便利度会进一步提高,市民的通勤成本也会大大降低。